博客网 >

批评是一件未来的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批评是一件未来的事

文/李湃


很多词语我们经常说,但是,要作名词解释的时候却突然会哑口。比如,批评。

为此,我不得不去找书引经据典。当翻开韦勒克的《批评的诸种概念》,我绝望了。这位老兄从希腊语一直考证到德语和英语,从亚理士多德一直考证到圣伯夫、艾略特,列出了几乎所有的各个时代各个流派的批评概念。最后,这次辛苦的学术考证的短途旅行在韦勒克的“词语由个人赋予意义,不可能固定不变”的哀叹中结束了。

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中,批评几乎等同于反对。因此,对很多做出版的人来说,批评(反对)就犹如洪水猛兽。他们往往抱着精英文化的信念,怀着对待手工艺品般的感情珍视自己的出版物。一旦听到批评(反对)的声音,就觉得颜面尽失,立刻要找一块阵地进行反击。在他们的悉心呵护下,哪怕是一个标点的错误和一个异体字的使用,也都被看成是作者精心的选择和时代写作的进步。

还有一些出版物,自从摆上书店的那一刻起,就在等待着批评(反对)。公开宣扬“没有骂就没有卖”的人也不在少数。在面对一个年出版18万种图书的市场,被遗忘成了很多出版者的恐惧之一。有人批评(反对),就意味着一颗石子扔进了池塘,总算是漾开了一池死水。然后,读者看见了;然后,读者买书了;然后,图书盈利了……关于这个现象,听到过的一句评论是这样的:那书一摆上书店,就如同一个女人岔开了双腿,等着有人作践她。

这两年来,“书评人”作为一个特定群体的概念渐渐成型。这个群体的人多了,但批评(反对)的声音少了。体面一点的说法,版面就这么点大,要珍惜有限空间和机会向读者推荐图书;实在一点的说法,发一个批评(反对)文章,说不定会惹来什么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曾有人说过,中国人的哲学观可以用圆形来概括,最终目标是和谐统一。这里也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

批评(反对)就这样成了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但是,仅仅有勇气是不够的,还需要道理。去年在《新京报》上读到过一篇《清醒纪》的书评,整篇下来没看明白文章作者想说些什么,有些朦胧,有些自话自说。而最近读到的郜元宝关于哈金的文章,却让人眼前一片清凉。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近年来读到的难得一见的对哈金冷静而细致的评论。对哈金的批评(反对)放在了一个中国作家群的经度和中西方文化差异的纬度中,准确清晰。所以,当作者用“平淡无奇”来总结哈金时,我会鼓掌。

请来听听郜元宝的这一段文章结尾:“但听说他(哈金)以后准备少写中国,开始写美国。不知这个消息是否可靠。倘是真的,我的预言只好提前落空了。”他摆了作为一个批评者应有的姿态:预言。预言的身后是对过去雄辩的终结,面对的却是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开放的未来,当然也包括巨大的风险。

至此,我终于可以这样去描绘期待中的批评:批评无关脸面,它只是为了某种公共价值;批评不应该对商业投怀入抱,如果不幸为商业所选,请把它看成是一次事故;批评不是为了简单的统一,它的责任在于追求前行;批评不是为了展示勇气,而是有勇气保持自己的独立思想;批评不是反对,它只是一面镜子展示了另一幅风景;批评不是终点,每一次批评都是一次新的出发。

批评是一件未来的事。

<< 耳光响亮的青春 / 来点新鲜的空气有这么难吗?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李湃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