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一无所获的女人(fiction 100 之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无所获的女人

名称:《霍乱时期的爱情》
作者:[哥]加西亚·马尔克斯

文学地位:9
证明了依然有作家能在获取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创作出好作品,尽管它将永远存在于《百年孤独》的阴影下。

作家地位:10
马尔克斯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

创作指数:9
无法模仿的“爱情百科全书”,就连马尔克斯自己也不敢模仿。

热捧指数:7
因为版权不能正式引进,一直在以盗版的方式,或者口口相传的方式在流传。
 
人物形象:9
无论是捉鹦鹉的乌尔比诺医生,还是纵情声色却在内心保持“童贞”的阿里萨,或是即便七十多岁依然露出少女羞涩神情的费尔米纳……只要读过《霍乱时期的爱情》,他们就将伴随你一生。

摘抄

她将他带到卧室去,亮着灯,开始大大方方地脱衣服。阿里萨仰面躺在床上,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他又一次不知应该如何处置到手的猎获物了。费尔米纳对他说:"你别看!"他继续盯着天花板,问她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一看你就不会喜欢了。"她说。

他看了她一眼,看见赤裸的上身。跟他的想象一模一样,她的肩膀满是皱纹,乳房耷拉着,肋骨包在青蛙皮似的苍白而冰凉的皮肤里。她用刚刚脱下来的紧身汗衫盖住胸部,把灯关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在黑暗中脱衣服,脱一件就往她身上扔一件,她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一件件给他扔回去。

他们仰面躺了好长一会。随着醉意消失,他越来越焦虑了。她却十分安静,近乎丧失了意志,但她祈求上帝不要叫她象每次喝茵香酒失态那样傻笑起来。他们谈着,目的在于消磨时间。谈他们自己,谈各自不同的生活,谈他们赤裸裸地躺在一只轮船的黑咕隆步的船房里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偶然性--他们本来应该去思考等死的问题!

品味


那年,七十二岁的费尔米纳正在厨房品尝晚饭的汤,外面传来噪杂声,酷爱动物的丈夫乌尔比诺医生摔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他在混乱的人群中认出了她,他的目光从未“如此明亮,如此悲伤”,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只有上帝才能知道我多么爱你。"

而就在她丈夫的葬礼上,当她送完最后一批客人,看见她五十多年前的初恋情人阿里萨站在空旷的客厅里。他浑身战栗,将帽子放在胸前说:“我为这个机会等了半个多世纪,为的是再一次向您表达我的誓言,我永远爱您,忠贞不渝。”

这两个男人无疑都爱着费尔米纳,但是,她究竟爱的是谁?或者说,她究竟是否爱过?

当她和阿里萨沉醉初恋的时候,她爱上的是小提琴和诗歌,每一个少女所能幻想的浪漫。于是,当她从“爱情流放”中回到海港,穿行在广场,看到“一对冷冰冰的眼睛先前在一张苍白的脸上,脸上的嘴唇因害怕而僵化了”,她的幻想在瞬间被现实打破了。于是,她把手一挥,把他从生活里抹掉了:“不必了……忘掉吧。”

至于那个陪伴了他半个世纪的丈夫,只是世俗的婚姻罢了。他父亲说:“完全破产了,你会知道的。”她与医生的婚姻就成了意料中的事情。在大海航行中的第四夜,他们彼此熟悉了对方的身体。他们一直谈到天亮,什么都谈,就是没有谈到爱。尽管医生也知道,他并不爱她。“他娶她是因为他喜欢她那股傲劲儿,喜欢她的沉着,喜欢她的力量,同时也是因为他的一点虚荣心。”结果是:他们俩谁也没有选错谁。

十八岁的青春在经历了51年9个月零1天之后,伴随着阿里萨虔诚的表白,又回来了。费尔米纳又开始了少女怀春般的忐忑、等待,以及对爱情的憧憬。她终于接受了阿里萨的邀请,登上了“新忠诚”号,开始了内河旅行。尽管他们彼此都能闻见对方年龄的酸味,他们还是在密封的瞭望台享受了春天的温情。如果不是费尔米纳完全沉醉在自己编制的爱情幻想当中,怎能想象两个干瘪苍老的躯体彼此还能深深吸引?

是航行,总会有终点。在那岸上等待的将是梦的结束以及世俗强大的束缚力。那灾难代名词的霍乱,在这一时刻竟然成为了爱情幻想的保护伞。只要航船挂着霍乱的黄旗,他们就只能航行而不可以靠岸。这一天,阿里萨早就做好了准备,他说,“我们一直向前,向前,向前。”费尔米纳在此瞬间听到了昔日圣灵所启发的那种声音。

就这样,一个对爱情一无所获的女人一生中经历了两个男人:一个给了她婚姻,另一个给了她幻想。


<< 我们能否享受童年? / 英伦来书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李湃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